祁止祥癖

张岱

人无癖不可与交,以其无深情也; 人无疵不可与交,以其无真气也。

余友祁止祥有书画癖,有蹴鞠癖,有鼓钹癖,有鬼戏癖,有梨园癖。

壬午,至南都,止祥出阿宝示余, 余谓“此西方迦陵鸟,何处得来?” 阿宝妖冶如蕊女,而娇痴无赖,故作涩勒,不肯着人。 如食橄榄,咽涩无味,而韵在回甘; 如吃烟酒,鲠詰无奈,而软同沾醉。 初如可厌,而过即思之。 止祥精音律,咬钉嚼铁,一字百磨,口口亲授,阿宝辈皆能曲通主意。

乙酉,南都失守,止祥奔归,遇土贼,刀剑加颈,性命可倾,阿宝是宝。 丙戌,以监军驻台州,乱民卤掠,止祥囊箧都尽,阿宝沿途唱曲,以膳主人。 及归,刚半月,又挟之远去。

止祥去妻子如脱屣耳,独以娈童崽子为性命,其癖如此。


《陶庵梦忆》